>

死亡到底是什么?

- 编辑:桂林市弹黄床垫有限公司 -

死亡到底是什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佛教相信,除了已经解脱生死(如小乘的罗汉)或已经自主生死(如大乘的圣位菩萨)的圣者之外,一切的众生,都不能不受轮回的限制。

  所谓轮回,实际上是上下浮沉的生死流转,并不真的像轮子一般地回环。轮回的范围共有六大流类,佛教称为六道,那就是由上而下的:天道、人道、修罗(神)道、傍生道、鬼道、地狱道,这都是由于五戒十善及十恶五逆(十善的反面是十恶,杀父、杀母、杀罗汉、破坏僧团的和合、出佛陀的身血,称为五逆)而有的类别,五戒十善分为上中下三品,感生天、人、修罗的三道,十恶五逆分为下中上三品,感生傍生、鬼、地狱的三道。作善业,生于上三道,作恶业,生于下三道。在每一类别中的福报享尽或罪报受完,便是一期生死的终结,便又是另一期生死的开始,就这样在六道之中,生来死去,死去生来,便称为轮回生死。

  不过佛教特别相信,众生的生死范围虽有六道,众生的善恶业因的造作,则以人道为主,所以,唯有人道是造业并兼受报的双重道,其余各道,都只是受报的单重道,天道神道只有享受福报,无暇另造新业,下三道只有感受苦报,没有分别善恶的能力,唯有人道,既能受苦受乐,也能分别何善何恶。佛教主张业力的造作薰习,在于心识的感受,如若无暇分辨或无能分辨,纵然造业,也不能成为业力的主因。所以,佛教特别重视人生善恶的行为责任。

  正因为造作业力的主因是在人间,所以上升下堕之后的众生,都还有下堕上升的机会,不是一次上升永远上升,一次下堕永远下堕。

  人间众生的造作业因,是有善有恶的,是有轻有重的,人在一生之中,造有种种的业,或善或恶,或少或多,或轻或重。因此受报的机会,也有先后的差别了。所以,人在一期生命的结束之后,朝向轮回的目标,有着三种可能的引力,第一是随重:一生之中,善业比恶业的分量重,便先生善道,善道的天业比人业重,便先生天道;如果恶业比善业重,便先生于恶道,恶道的地狱业比傍生业重,便先生于地狱道,受完重业的果报,依次再受轻业的果报。第二是随习:人在一生之中未作大善也未作大恶,但在生平有一种特殊强烈的习气,命终之后,便随着习气的偏向而去投生他的处所,所以,修善学佛,主要是靠日常的努力。第三是随念:这是在临命终时的心念决定,临终之时,如果心念恶劣,比如恐怖、焦虑、贪恋、嗔恼等等,那就很难不堕恶道的了,所以佛教主张人在临死或新死之时,家属不可哭,应该代他布施修福,并且使他知道,同时宣说他一生所作的善业功德,使他心得安慰,使他看破放下,并且大家朗诵佛号,使他一心向往佛的功德及佛的净土;若无重大的恶业,这种临死的心念倾向,便可使亡者不致下堕,乃至可因亡者的心力感应了诸佛菩萨的愿力,往生佛国的净土——这是佛教主张临终助念佛号的主要原因。

  民间的信仰,以为人死之后即是鬼,这在佛教的轮回观中是不能成立的,因为鬼道只是六道轮回的一道,所以人死之后,也只有六分之一的可能生于鬼道。

  不。佛教不相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灵魂,如果相信了灵魂的实在,那就不是正信的佛教徒,而是“神我外道”。

  不错,在一般人的观念中,除了他是唯物论者,往住都会相信人人都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灵魂,晚近欧美倡行的“灵智学会”,他们研究的对象,也就是灵魂。基督教、回教、印度教、道教等的各宗教,多多少少也是属于灵魂信仰的一类,以为人的作善作恶,死后的灵魂,便会受着上帝或阎王的审判,好者上天堂,坏者下地狱。

  在中国的民间,对于灵魂的迷信,更是根深蒂固,并且还有一个最大的错误,以为人死之后的灵魂就是鬼,灵魂与鬼,在中国民间的信仰中,乃是一个纠缠不清分割不开的大问题。更可笑的,由于鬼类有些小神通,又以为灵魂是“三魂六魄”组成的集合体了。

  其实,鬼是六道众生之一,正像我们人类也是六道众生之一一样。生为人,固然有生有死;生为鬼,同样有生有死(人是胎生,鬼是化生)。何况人死之后不一定就生为鬼,这在下一节中另予说明。

  关于灵魂,中国民间的传说很多,往往把人的生死之间,用灵魂作为桥梁,生是灵魂的投胎,死是灵魂脱离了肉体,把灵魂与肉体的关系,看同房子与屋主一样,老房子坏了,搬进新的房子,房子经常在汰旧换新地搬进搬出,住房子的人,却是永恒不变地来来去去。这也就是说,人是灵魂套上了肉体的东西,肉体可以换了又换,灵魂是一成不变的,以为灵魂就是我们生死之流中的主体。

  事实上,正信的佛教,并不接受这一套灵魂的观念,因为这在缘起缘灭的理论上不能成立,站在“生灭无常”的立足点上,看一切事物都是生灭无常的,物质界是如此,精神界亦复如此。用肉眼看事物,往往会发生“成而不变”的错觉,若用精密的仪器去看任何事物,无不都在刹那变化之中,易经所说的“生生”,其实在生生的背后,也包含着死死,也就是变变或化化。

  物质界的物理现象,既然是生生不息的,再看精神界的心理现象,那就更容易觉察出来了,因为心理现象的产生,就是由于精神的变动而来。心理现象的变动,促成了我人行为的或善或恶,善恶的行为,又会反转身来影响到心理现象的倾向,我们的前程远景,便是靠着这种心理促成行为,行为影响心理的循环作用而定。

  那么试问:灵魂的不变性,灵魂的永恒性,那是可能的吗?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要说死后没有固定的灵魂,纵然活着的时候,我们的身心也都是活在刹那不停地变了又变而变变不已之中。照这样说,佛教既不相信灵魂,那末,佛教所说六道轮回与超凡入圣的本体,究竟又是甚么呢?

  这就是佛教特殊优胜的地方,既不看重自我的永久价值,却又更加地肯定了自性的升拔价值。

  佛教主张“因缘生法”“自性本空”,佛教看物质界是因缘生法,看精神界也是因缘生法。因缘聚合即生,因缘分散即灭,大至一个星球一个天体乃至整个的宇宙,小至一茎小草一粒微尘一个原子,无一不是假藉了内因与外缘的聚集而存在,除去了因与缘的要素,一物也不可能存在,所以,从根本上看,是空无一物的。这在研究物理化学的科学家们,可以给我们正确而正面的答案。

  至于精神界呢?佛教虽不承认灵魂的观念,但决不是唯物论者。佛教的精神界,是用一个“识”字作为命名,小乘佛教只讲六个识,是以第六识作为连贯生命之流的主体,大乘佛教增加两识,共有八识,是以第八识作为连贯生命之流的主体,我们把小乘的放在一边,单介绍大乘的八识。

  大乘佛教的八个识,前六识同小乘的名称一样,只是将小乘第六识的功用更加详实的分析,而分出了第七识与第八识。

  实际上,八个识的主体只有一个,由于功用的划分而给了它们八个名字,因为前七识的为善为恶,都会把账目记在第八识的名下;第八识是一切业种业因的仓库,这个仓库的总管是第七识,搬进搬出是第六识,制造作业是前五识。

  这样说来,第八识的功能,是在储藏,但不等于只进不出的守财奴。不断地由外面藏进去,也不断地从里面搬出来,藏进去的是行为影响心理而印入心田,称为业因或种子,搬出来的是心理促成行为而感受行为,称为业果或现行。就这样进而出,出而进,种子而现行,现行而种子,在一期生命之中是如此,转生到二期三期乃至无数期的生命中去也是如此,由现世今生的因果对流,到无数过去和未来世的因果回还,都不出于这一种子而现行与现行而种子的律则,因此而构成了生命的连贯与生死的相续。

  正因为种子与现行的经常乃至刹那不息地进进出出,所以第八识的本质,也在经常乃至刹那不息地变动不已,不要说这一生的第八识的质量与前后生是不同的,即使前一念到后一念也就不同了,正由于念念生灭念念不同,我们才会有浮沉生死而至越超生死的可能。所以,第八识的存在,便是存在于这一刹那变动的业因与业果的连续之间,除了业因与业果的变动连续,也就没有第八识的本质可求;正像水的潮流,是由于水的连续而有,离了相续不断的水性,也就没有潮流可求了。佛教教人修持解脱道的目的,就是在于截断这一因果相续的生死之流,等到第八识的作用完全消失,既不藏进去什么,也不拿出来什么,那就成了空性,那在佛教称为“转(烦恼)识成(清净)智”,不受生死的支配,而能自由于生死之中。

  可见佛教的第八识,并不等于永恒的灵魂,如果迷信有个永恒的灵魂,那么超凡入圣的解脱生死,也就成为不可能了。佛教在观念上否认有灵魂,在目的上也在否定第八识,唯有否定了由烦恼无明接连而假现的第八识之后,才是彻底的解脱。不过,第八识被否定之后,并非等于没有,乃是非空非有的智体的显照,而不是无明烦恼的缠绕不清。

  楼上说的怪吓人的,我认为就是你睡着了,但再也不会醒来.(要是又醒了你就会变成科学上的奇迹.)其实死亡没什么好怕的.所有一切的物质从诞生就一定回走向灭亡,死亡是结果而已.谁都会死的.

  展开全部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描述: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分为两个,一个躺在床上,那只是空壳;另一个飘在空中,那是自己的身形。

  死亡临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每个人死亡的时候感觉是一样吗?科学家们已经对此作了细致的研究,为人们提供了在生与死交界处的微妙感受信息。这就是--濒死体验。

  1892年,瑞士地址科学家Heim根据爬山跌落者的报道,首先对濒死体验进行了现象学的描述。随后,许多学者对此进行了调查和研究。我国对濒死体验的研究也已起步。据率先将国外这项研究介绍到国内的天津市安定医院院长冯志颖介绍,濒死体验是指由某些遭受严重创伤或疾病但意外地获得恢复的人,和处于潜在毁灭性境遇中预感即将死亡而又侥幸脱险的人所叙述的他们的死亡威胁时刻的主观体验。它和人们临终过程心理一样,是人类走向死亡时的精神活动。然而临终过程是面临死亡过程中的心理变化,时间较长,濒死体验却发生在死亡突降的紧急关头,持续短暂。目前国内外报道的濒死体验现象约有40种。

  “我感到自己飞在天花板上,飘飘荡荡,有一个躯体(我的)躺在病床上。我清楚地感受到了它的脉搏和呼吸。”这是一位精神病学专家对他的同行讲述的一次亲历离体体验。“我对此确实感到特别吃惊。”

  “我感到思维特别清晰,过去的某些生活场景镜头画面似地一一从头脑中迅速闪过。有小时侯受奖的镜头,也有结婚时兴奋的镜头,就象生活的‘全景回忆’。”“那时我不害怕,也不痛苦,也不思念亲人,就象情感丧失了一般。”这是冯院长对唐山大地震幸存者中81例濒死体验的研究中,41例讲述有类似的短暂经历。

  国内外研究表明,尽管不同个人描述的濒死体验内容有差异,但它具有明显的一致性和普遍性,而且具有广泛的超常内容。冯志颖及同事对1976年唐山大地震幸存者濒死体验调查中,虽只获得81例有效的调查数据,确是目前世界濒死体验研究史上采集样本最多的一次。据统计分析,这些幸存者中,半数以上的人濒死时在对生活历程进行回顾,近半数的人产生意识从自身分离出去的感受,觉得自身形象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游离到空中。自己的身体分为两个,一个躺在床上,那只是空壳,而另一个是自己的身形,它比空气还轻,晃晃悠悠飘在空中,感到无比舒适;约三分之一的人有自身正在通过坑道或隧道样空间的奇特感受,有时还伴有一些奇怪的嘈杂声和被牵拉或被挤压的感觉;还有约四分之一的人体验到他们”遇见“非真实存在的人或灵魂现象,这种非真实存在的人多为过世的亲人,或者是在世的熟人等,貌似同他们团聚。

  社会心理、文化程度、职业、婚姻、性格、倾向等也对濒死体验的内容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冯志颖等的研究表明,男性较女性思维过程加快的感受多;未婚者比已婚者具有超感官知觉和世界毁灭感的体验多;文化程度越高,思维特别清晰的感受越多,文化程度越底,离体体验、生存于非尘世领域的体验、躯体陌生感和世间非真实感较多;农民和无工作者时间缓慢或停止感和身体感觉异常的体验多,干部和工人有突然醒悟感的多;相信鬼神和命运者多有扮演着另一个人的感受。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蛇咬尚且如此,接受过死亡而又回到人世间的人其心理又该有多么微妙的变化!冯志颖和他的合作者的研究报告指出,81例受研究者中,有47例在濒死体验前后性格有改变。濒死体验具有思维特别清晰感的人,性格多变得温顺;而“遇见”非尘世的人或灵魂、思维或行为不受意识控制而被审判感等体验的人,性格多变得盲目乐观或急噪。在“死而复生”之后,绝大多数人对当时得濒死体验记忆犹新,时隔一二十年仍刻骨铭心。

  一位唐山大地震时只有23岁的刘姓姑娘,被倒塌的房屋砸伤了腰椎,再也不能站起来。她在描述自己得救前的濒死体验时说:我思路特别清晰,思维明显加快,一些愉快的生活情节如电影般一幕幕在脑海中飞驰而过,童年时与小伙伴一起嬉笑打逗,谈恋爱时的欢乐,受厂里表彰时的喜悦……我强烈的体验到了生的幸福与快乐!她说,我将在轮椅上度过一生,但每当我回忆起当时的那种感受,我便知道,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精神医学理论和实践证实,人在死亡危急关头没有任何恐惧感,感觉特别平静和愉快,有益延长生命;相反,任何激越、恐慌或垂死的悲痛都会迅速消耗体内能量的储备,加速死亡的来临。摘自《中国气功科学》

  这天,在美国一家医院的抢救室里,医护人员正在全力挽救一位老妇人。小屏幕上的心电曲线表明,她的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突然,荧光屏上显现出一直线,老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3分钟过去了,主治医生还在坚持不懈地抢救。……蓦地,老妇的心脏重新启搏。翌日早晨,老妇恢复了平静,她向医生们叙述了自己在那短暂的临床死亡期间的奇特感觉:“我穿过了一片令人快乐的黑暗,看见了灿烂的阳光。我感到无比快乐。”

  很久以来,医生们常常能听到病人叙述这种奇特的经历。随着科学的进步和这种病人的增加,西方许多科学家和社会学家开始研究这种现象。最近,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这种死亡现象的国际濒死经验研究协会。今年年初,闻名遐迩的世界民意测验研究所在整个美国进行了一次广泛调查,结果令人震惊无比:800万美国人声称经历了“地狱之行”。

  著名哲学家和医学博士雷蒙德穆迪发表了一本名为《生命后的生命》的书,它轰动了西方。在这本书中,穆迪把这种现象定名为“濒死经验”。他认为,濒死经验是人在弥留之际因为恐惧死亡而产生的一种现代科学尚未发掘的奇特现象。濒死经验的理论在科学研究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和深远意义,它向现代科学家们提出了如下的挑战:记忆究竟是什么?意识又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记忆自己诞生的经历吗?人在临死的时候想些什么?人在临床死亡后还会有记忆吗?身躯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细胞不断变化,而人的脸庞却能保持它的形状?人体中的气是什么?现实又是什么?

  心理社会学家肯尼斯赖因格将临床死亡后经过救生法抢救又死而复生的人叙述的这种奇特的濒死经验基本归纳为五大阶段。

  第一阶段,安详和轻松。持这种说法的人约占57%,小米m1床垫他们大多数在生理和心理上具有较强的适应力。他们觉得自己在随风慢慢地飘扬,当飘拂到一片黑暗中时,感到极度的平静,安详和轻松。

  第二阶段,意识逸出体外。有这种意识的人占35%,他们大多数觉得自己的意识游离到了天花板上,半空中。许多人还觉得自己的身体形象脱离了自己的躯体,在远处极其冷漠地观察着医生们在自己躯体周围忙碌着。这种躯体外的身体形象具有呼吸、脉搏等生命特征;而且,这种自身形象有时还会返回躯体。

  第三阶段,通过黑洞。持这种说法的人占23%,他们觉得自己被一股旋风吸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口,并且在黑洞里飞速地向前冲去。而且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牵拉,挤压,洞里不时出现嘈杂的音响。这时,他们的心情更加平静。

  第四阶段,与亲朋好友欢聚。黑洞尽头隐隐约约闪烁着一束光线,当他们接近这束光线时,觉得它给予自己一种纯洁的爱情。亲朋好友们都在洞口迎接自己,他们有的是活人,有的早已去世。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全都形象,高大,绚丽多彩,光环萦绕。这时,自己的一生中的重大经历在眼前一幕一幕地飞逝而过,其中大多数是令人愉快的重要事件。

  第五阶段,与宇宙合而为一。持这种说法的人占10%,他们同那束光线融为一体,刹那间,觉得自己犹如同宇宙融合在一起,同时得到了一种最完美的爱情,并且自以为掌握了整个宇宙的奥秘。还有一些科学家对有过濒死经验的幸存者进行了调查,发现除了这五大阶段的濒死体验外,还有醒悟感、与世隔绝感、时间停止感、太阳熄灭感、被外力控制感、被“阎王审判”感、升天成仙感等等。

  从80年代初期开始,许多科学家们就分别对五大阶段进行认真的研究他们发现,自杀未遂者的濒死经验总是局限在第一阶段。心理学家肯尼斯则发现,经历过第一至第四阶段的濒死经验者往往普遍消除了对死亡的恐惧。小米m1床垫而经历过第五阶段的濒死经验都会在身体、智能和精神三方面出现巨大的三重变化,他们会犹如重新转胎投世,变成了“超人”。

  轰动美国的汤姆索耶事故是典型的例子。汤姆iddot;索耶居住在纽约安大略湖边的罗切斯特。这位身材矮胖的汉子年方30,有两个女儿。他是一位机械修配工,在与自己家毗邻的工厂里工作。一天下午,索耶正满身油污地躺在小型载重卡车下修理。突然,千斤顶松脱,3吨重的卡车压在他的腹部上,索耶发出一阵撕人心肺的惨叫。正在花园里玩耍的女儿奔了过来,只见父亲已经被压扁。然而,索耶的双眼还睁着,他的神志依旧清醒,他示意女儿快去求救。不一会儿,消防队员赶来。他们将一只抓斗放在小卡车下的底盘两边,慢慢启动绞盘。当3吨卡车从索耶的胸腹部移开时,他失去了知觉,接着呼吸停止。救护车刚开动,他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在医院,医护人员立即采用救生法通力抢救索耶。把索耶从卡车底盘下抢救出来的过程持续了10分钟,然而,对于索耶来说,这是极端痛苦的10分钟,因为,他的意识始终是清醒的。事后,汤姆iddot;索耶对人说:“当时,我感到犹如一根滚烫的铁杠在研磨自己的胸廓和腹部,似乎要将这一切磨碎。我犹如在遭受极刑。”

  6年过去了,汤姆索耶坚强地站立起来。在一次新闻界举行的专题招待会上,他强抑欢快的泪水,描述起自己的濒死经验。当消防队员将他从卡车下抱出来时,索耶已经停止呼吸;与此同时,索耶蓦地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宁和轻松。他觉得自己的躯体一分为二,一半在消防队员的手上,不过,那只是个空的身壳;而另一半是真正的身形,它比空气还要轻,晃晃悠悠地飘落到一张床垫上,他感到无比舒适。突然,索耶看到了消防队员们拥挤在工厂里,自己的另一躯体正躺在担架上,血从嘴里喷涌而出,满地的油污也变得通红。很快,救护车在街道上急速倒车,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将担架送上了车。两个女儿在哭天叫地,脸色苍白的邻居拉住了她们。路边挤满了观望的人,他们的神情有震惊、恐惧、悲戚、漠然……起初,索耶觉得自己是在离地面3米左右的距离观看,随即上升到4米、5米、10米、100米……接着,索耶看到载着自己躯体的救护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而去。这时,索耶发现眼前的景象消失,自己被推进了一个黑洞中,心绪依旧保持着无限的安宁。渐渐地,某种力量越来越强烈地拖着他向前而去!而且不时被挤压,不时碰到洞壁上。他问自己:“我还活着吗?”接着,他又肯定地意识到,自己死了。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丝光线,它先是犹如天际中的一颗星星,瞬间,又变成一轮黎明时的太阳,飞快上升,不一会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光芒四射的阳光并不使他感到眩目耀眼,相反,眼望着这轮红日,他感到无与伦比的快乐。他越是朝金色的阳光接近,对宇宙的认识就越加深刻。就在这时,一个似乎被深深埋没的爱情记忆蓦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并且渐渐地照亮了他的意识域。这是一种美妙的记忆。他醒悟到,这奇特的光线本身就是由爱情组成的,但他没有陶醉在这种爱情中。他觉得自己一生中从未如此的集中和专注,而且,越是接近光线,这种感觉就越强烈。忽然,洞口出现了他那已经过世的父母亲,他们身材高大,浑身放射出彩色光芒,头顶上环绕一束光轮。他们笑吟吟地朝他走来,转眼间,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幕幕重大的生活经历,如生日盛典,初中毕业典礼,订婚仪式,甜蜜的婚礼……最后,他同光线融合在一起,他感觉到了一种无以形容的心醉神迷。他似乎与宇宙合为一体,许多美妙的景色在他的眼前闪过,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就是这些美景,就是飞逝的森林、高山、河流、天际、银河……宇宙的一切奥秘全部展现在他的面前。

  如今,汤姆索耶已不再是原来的汤姆iddot;索耶,他的身休、智能和精神等三方面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突出的表现是他陡然狂热迷恋上了物理学,尤其是量子力学。几年后,毫无物理学基础的索耶在大学里获得了物理学士学位。他对记者说:“在那次事故发生以后,我在同神秘光线融合的瞬间,就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掌握了物理学的全部知识。在大学里,只不过是将这些知识一段一段地从记忆中追回来。”

  现在,西方科学家们纷纷试图从科学的不同角度对濒死经验进行探索,以图解开濒死经验之迷。洛瓦城医学院教授拉塞尔诺伊斯认为,传统的弗洛伊德心理曲线似乎可以表述这种奇特的濒死经验,然而,他尚不能从理论上加以明确阐述。麻省大学的两位教授则认为,这种濒死经验的五大阶段论纯粹是无稽之谈。所谓濒死经验是因为窒息而致的死亡幻觉,它是因感觉缺失而造成的。所谓濒死就是持续性的深度昏迷,意识丧失,呼吸停止。但是,思维活动并没有完全结束,它还在缓慢地进行,所以会产生梦幻。当人从深度昏迷中苏醒后,常会保持对这种梦幻的记忆。

  生物学家罗兰西格则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解释,他认为,每个人在死亡时,大脑都会分泌出过量的化学物,这种化学物有时亦能够引起奇特的幻觉。在这些科学讨论中,有一种引人注目的状况,即有的科学家试图用印度的瑜伽现象解释濒死经验。他们认为,濒死的第五阶段同瑜伽术中的“根达尼清醒状态”有许多惊人相似之处。“根达尼清醒状态”是一种超人状态的技术术语。它认为,在每个人的脊柱下端至骨盆中间,有一个巨大的能量储备库,这就是“根达尼”,它是人身上强盛的“生命之蛇”,深深地藏在人体之中。千百年来,瑜伽信奉者中有一种传说,“根达尼”可以采取下述方法催醒:朝一种神秘的光线扑过去,你就会达到“根达尼清醒状态”。

  在所有科学探索中,最令人信服的是有的科学家提出的这样一种理论:这五大阶段其实是人在死神降临的时候,短时间内的主观体验,第一阶段是濒死者的个体保存和防卫的本能。因为在死亡的威胁下,过度地悲伤、恐俱和紧张均会加速人体能量的消耗,从而使死亡更快到来。第二阶段是濒死者不愿过早死亡,试图从感觉上否认已经跨进了地狱大门,象征性地逃避体内痛苦。第三阶段实际上是濒死者诞生记忆的复苏,它是人体特殊细胞所致的特异功能。黑洞其实就是母亲的产道,黑洞的穿透经历正是出生时自身通过母亲产道而被推到人间的经历。第四阶段是濒死者的自我安慰和幻觉性满足,本能地借以消除坐以待毙的沮丧情绪。同时重复自己的一生使自己得到一种与世永存之感。而与亲朋好友的欢聚,则是对死亡恐惧的退避反应。第五阶段是濒死者自身潜在的知识域的发掘,它是人体中的灵感反应的特殊表现形式。

  早在1982年,美国的赖因格教授就与加拿大多伦多“根达尼研究中心”主任联合进行过研究。他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瑜伽迷们勤奋锻炼和追求一生,很难有人能真正得到那种超人本领。可是,这些经历过濒死经验第五阶段的人却轻而易举地获得了这种超人本领,这究竟是为什么?

  经过研究,他们撰写了一本反映这项科研成果的专著《超智慧之人》。书中表达了下述观点:“现代人类正生存在宇宙发展的决定性阶段,人类将出现比1万多年前新石器时代的革命更深刻更重要的变革。濒死经验可能是变化中的一种机制,目前这种变化只是影响濒死者,然而,它却是人类将向一种新的状态飞跃的预兆。在这种新状况中,人类身上沉睡迄今的多种心灵势能和特异功能将会释放出来,人类将会真正成为久久幻想的超人。”他们在书中还这样写道:“自从新石器时代以来,人类的本质没有发生过变化,而宇宙的发展已经需要人类更加具有高超本领。第五阶段的濒死者可能就是未来人类的模型,即超智慧之人。”

  令人心驰神往的五大阶段论给死亡罩上了神秘的色彩,成了千百万西方人梦寐以求的向往。他们认为,这种超人的出现,将使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已也就成了万能的上帝。也有许多人借此对社会发起抨击,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冷漠、欺诈、自私、痛苦和悲惨,而地狱里的“鬼”却给予“鬼的候选人”无限的温馨和欢乐,真是阴曹地府胜似人间天堂!于是,无数绝望者为了摆脱困境,追求五大阶段的幸福,竟然自杀,白白送掉了一条性命。

  然而,从事这种性命玩笑的竟然也有科学家。美国心脏病科专家迈克尔萨博起初对濒死经验持怀疑态度,认为它迎合了人类的好奇心理。萨博对自己的病人进行调查。许多人异口同声地声称经历过五大阶段中的某一、二阶段。但是,这些都没能消除心脏病专家的疑窦。因此,迈克尔iddot;萨博决定,亲自“去地狱出差”。他建立了一个由曾是无濒死经验的幸存者和有濒死经验的幸存者组成的监督小组,同时组织了一个高水平的抢救小组。经过这次“地狱考察”,他撰写了一部著名的论著《死亡的回忆》,声称濒死经验是人类最大的奇迹。

  许多社会学家认为,这种奇特现象的出现和渲染,其实是畸型社会的产物。但是,人的死亡心理确实是一大自然之谜,它有待人类去探索和研究。研究濒死经验不但能深化人类对这一自然之谜的认识和理解,更重要的是有助于对濒死者进行救生、安抚和医护,帮助他们摆脱危境,创造“起死回生”的奇迹。此外还可以利用濒死经验增强企图自杀者对生命价值的珍视和留恋,摆脱自责、内疚、厌世及轻生念头。

  本报综合消息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科学家最近表示,他们在研究中发现身体和大脑死亡之后人的意识和神智还会在短时间之内继续存在。这些科学家声称,这是能够说明后生命学说的第一个科学依据,为此,他们已建立了一个慈善基金组织,专门对这种后生命理论进行研究。上述科学家在过去的一年一直在南安普敦市的医院观察和研究心脏病患者的恢复情况,这些因患突发心脏病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病人在救治的过程中都有过脉搏不再跳动、呼吸停止以及瞳孔放大的时候,这些都是病人身体已死亡的症状。此前有研究证实,在上述时候,病人的脑部电流停止活动,脑功能停止运转。但科学家这次发现,七位最终获救的病人仍然能

  科学家们在上述患者得救后的一个星期之内对其进行了采访,询问他们是否还记得在自己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些患者均表示当时有一种平和、安详和喜悦的感觉,另外还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而躯体则不再存在,看到一束明亮的光线,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遇到一位神秘的人物或已去世的友人或亲属,来到一个无法再回到人世间的地方。

  英国一名研究心脏病人的科学家日前声称,他正在寻找证据,以证明人脑在停止功能和病人已被宣布临床死亡后,人的意识还继续存在。

  据悉,这名科学家名叫山姆帕尼亚,是英国南汉普顿综合医院的医生,他和该院的另一名医生一直从事着“濒死经验”的研究。上个星期,帕尼亚将他的研究成果送呈美国加利福尼亚技术学院的科学家们审阅,使“人死后是否还有生命”和“到底有没有‘灵魂’”的话题再起争端。初步研究令人鼓舞帕尼亚日前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说:“我们的研究意义深远。我们研究了一群‘脑死亡’的病人,我们发现他们竟然有结构完整、思路清晰的判断推理和记忆。我们需要做更大规模的研究。一个人在心跳停止、呼吸停止、脑活动为零的情况下,他的意识或灵魂完全有可能继续思考和推理。”

  帕尼亚介绍说,他和同事们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初步研究,并将研究成果发表在了今年二月份的《复活》杂志上。他说,研究成果令人鼓舞,因此他们成立了一个基金会,用来资助深入研究和继续收集证据。濒死经验颇为神奇帕尼亚介绍说,在第一年的初步研究中,他们研究了63名被确诊为临床死亡而后又活过来的心脏病人。他们在活过来的一周内接受了研究小组的调查。调查结果表明,56人说自己完全不记得昏迷时的状态了,但有7人称自己有记忆。这7人中的4人属于“濒死状态”,当时医生已经宣布他们脑死亡了。这4人报告说,自己当时有清醒的意识,能够记忆、思考、推理,还能四处游荡,和别人交流。

  这4个人还说,当时他们感到安详、快乐和舒坦。有人则说,自己感到时间变快了,意识更敏锐了,对身体却失去了感觉。他们报告说,看到了明亮的光,进入了另外的世界并和死去的亲人交流。一名自称“堕落的天主教徒和异教徒”的病人说,自己当时跟一个神秘的生物体进行了亲密的接触。人在死后真有意识?

  自从初步实验之后,帕尼亚和同事们又研究了3500个被宣布临床死亡而后活过来的病人。他们发现,这些病人在“死”后也有清晰的记忆。不过,很多人不愿意跟外人谈及这些经验,担心会被别人视为疯子。

本文由公司产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死亡到底是什么?